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十年前,华尔街的天就是这样塌的……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羊崭饲
 

{url}
      文/刀贱笑
      
      2008年9月14日晚,提前获知消息的大批记者和围观人群,簇拥在纽约时代广场旁的第七大道上。他们注视着一个个西装革履的投行精英,神情沮丧地走出第七大道745号大楼,失意的人们怀抱纸箱或文件夹等办公用品,上面印着“LEHMAN BROTHERS”的醒目标识。
      
      次日清晨太阳照常升起,这家有着158年历史的华尔街“债券之王”,却已宣告寿终正寝。
      
      雪崩时刻
      
      根据美国破产法规定,雷曼兄弟当天向纽约南区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当此穷途末路,雷曼总负债已高达6130亿美元,虽然总资产仍有6390亿,但其中大量垃圾次贷债券根本无人接盘,非但不能抵债,反而压得雷曼无法喘息。
      

      
      现如今雷曼破产,昔日英雄也一夕间变成罪人。
      
      不少雷曼员工说,2006年次贷危机风起,警钟就已敲响,但福尔德等高层没能洞察险情,扭转方向错误,反而越走越远,拖着雷曼滑向深渊。
      

      
      次级,就是一些信用等级差、还款能力弱的购房者,在银行等金融机构帮助下,通过金融衍生品操作获得,购买房子。
      
      随着楼市降温,短期利率上升,次贷还款利率也大幅上升,这部分购房者的还款压力随之陡增。2006年夏,美国媒体上关于次贷购房者违约的报道多了起来,越来越多的人还不起房贷,被银行扫地出门。
      
      银行虽然收回房子,但却卖不出高价,因而面临大面积亏损,次贷危机爆发。
      

      
      虽然次贷危机已初露端倪,但福尔德错判了形势,依然逆风而上,加码次贷市场,尤其大量投资商业办公项目。
      
      次贷危机逐渐加剧,雷曼账下积压的垃圾债券也越来越多且无法脱手,累积多时的雪花终于变成了雪崩。
      

      
      这时,雷曼的任务不再是扩张,而是寻求保命。
      
      见死不救
      
      破产前大半年时间里,福尔德使出浑身解数,他打电话给所有能想到的人和机构,巴菲特、索罗斯、美国银行、巴克莱银行等等,希望对方接手雷曼部分资产。
      
      但那些人都知道,雷曼急欲甩手的资产中,埋着无人能够应对的债券“地雷”。
      

      
      8月底9月初,福尔德的私人飞机穿梭于纽约和首尔之间,与韩国产业银行商讨25?权收购事宜。这时,雷曼兄弟位于曼哈顿的办公楼里一片繁忙。
      
      一大队人马正通宵达旦,筹划注册一家名叫REI Global的新公司,300多亿美元资产将从雷曼总公司剥离出来,注入这家公司。
      
      REI Global准备停当,已是9月12日。四面楚歌中的福尔德,打出了他雷曼CEO生涯的最后一个重要电话,接电话的是美国财长保尔森。
      

      
      一周前,美国政府刚刚决定注资2000亿美元,接管房地美和房利美,以防“两房”破产进一步重创本已深陷困境的楼市。之前,美联储还出资300亿美元作为信贷支持,鼓励摩根大通收购了华尔街五大投行的另一家,贝尔斯登。
      
      在他俯瞰白宫的办公室里,保尔森接通了福尔德的电话。短短几小时后,他就现身曼哈顿下城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总部,并约来高盛、摩根士丹利、瑞银、瑞士信贷等大公司CEO,共商雷曼财务危机。
      

      
      审计结果让保尔森和在场其他大佬颇为丧气:300亿美元资产的实际价值只有65?也就是说,收购雷曼公司至少有100多亿美元甚至更大的窟窿要填。
      
      这个大窟窿吓退了潜在的兴趣买家。保尔森也是咬牙切齿,决定分文不掏,任由雷曼走向灭亡。
      
      为何美国政府对雷曼见死不救?这是过去10年间被反复提及的一个问题。
      
      保尔森曾坦言,雷曼的窟窿深不见底,不知拿多少钱才能堵上。这当然是原因之一,但更深层也更让人唏嘘的原因,事关财政部和美联储的“政治考量”。
      

      
      怎么办?只有让公众和市场体会到痛,知道如果政府不出手将带来何等严重后果,才能扭转局面。
      
      这时候,雷曼出现了。雷曼破产引发美国股市甚至广泛外溢的金融危机。当人们发现一家庞大的华尔街公司倒塌,会引发如此严重的系统性风险时,“问题资产救助计划”在国会获得通过,舆论的批评也减弱了。
      

      
      雷曼垮台,使美国政府得以向经济提供更多援助,它转头就以更大投入,挽救了濒临破产的美国国际集团(AIG)。
      
      雷曼,以它自己的生命,为濒危的同行们做了嫁衣。
      

      
      坑了世界
      
      市场不是毫无预感,只是没成想来得如此之快。
      
      就在破产前的那个周末,雷曼还在竭力与英国巴克莱银行谈判。但在美国财政部再次确认不提供信贷担保后,英国政府叫停了巴克莱的收购计划,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落了下来。
      

      
      正当人们密切关注华尔街第四大投行雷曼的境遇时,美国银行当天发布声明,宣布以近500亿美元收购了第三大投行美林。
      
      在剧烈的金融风暴中,美林踉跄爬上岸来,避免成为紧跟雷曼倒下的又一块多米诺骨牌。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五大投行中硕果仅存的两家,高盛和摩根士丹利,随即向美联储请求转为银行控股公司。获批后,它们既可设立商业银行分支机构吸收存款,也可永久享受从美联储获得紧急的权利,以此渡过难关。
      
      至此,不到一年时间,雷曼破产,贝尔斯登和美林被收购,高盛和摩根士丹利被迫转型,五大投行死走逃亡,这成了华尔街面临严峻考验的缩影。
      

      
      雷曼破产,不只是一家公司倒下那么简单,它的业务遍及40多个国家、7000多个实体。如今,这些实体不得不经历复杂的资产重估甚至清算程序。
      
      世界金融体系内的大范围挤兑随之而来,最终引爆了系统性危机。
      
      美国首当其冲,2009年实际GDP下降2.4?大量普通美国家庭丢了房子,收入萎缩。一项研究测算,这场危机将使每个普通美国人一生中的收入减少7万美元。
      

      
      美国金融业严重缺乏监管,私人金融机构借着金融自由化之风,滥用金融工具创新,引诱普通百姓通过非合理性借贷,进行超前消费甚至入市投机,这是被普遍接受的危机之源。
      
      放松金融业限制,始自1980年代初里根政府时期,随后二三十年,又被一个接一个的立法延续和强化,华尔街上投机气氛越来越浓,这才有了2008年的一场整体性危机。
      

      
      相反,他认为当时的华尔街已陷入了“爆米花式”危机:
      
      “做爆米花时,把锅加热,玉米粒们会受热爆开。这时,你把第一个爆开的玉米粒从锅里拿走,根本没用。其他玉米粒仍在受热,无论怎样它们都会爆开。”
      

      
      两年后的2010年,他签署了以加强监管为主要内容的金融监管改革法案。这个法律很快就被证明存在漏洞,但也算是美国这个始作俑者对引爆危机的一个交待。
      
      加强金融监管的同时,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开启了他任内最具标志性的政策:量化宽松,短期内将联邦基金利率降到接近于零,给市场注入巨量美元货币。
      

      
      2010年后的欧债危机、部分金砖国家增速放缓甚至陷入衰退,大的背景都是那场危机,以及美国为求自救不惜祸及他人的政策自私。
      
      10年前的那个9月,拉加德作为法国财长目睹了雷曼破产和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
      
      10年一瞬。一周前,她以IMF总裁的身份,写下对国际金融危机十年的纪念。
      

      
      十年间,世界各主要经济体采取令人印象深刻的政策协调。相关国家政府采取财政刺激、资本支持、债务担保和资产购买等措施,限制遭受重创的金融部门拖累实体经济。
      

      
      但讽刺的是,当危机阴影还未消散时,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却发生“节外生枝”的变化,有关国际合作的承诺正在逐步消失,其中包括一些国家推行保护主义和内向型政策。
      
      究竟谁在“节外生枝”,谁在吹起国际合作的逆风?拉加德欲言又止,事实却不言自明。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