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63阅读
  • 0回复

特写丨金华的老板娘和老板们:不懂“喊难”的民营经济草根韧劲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清凝绿
 

seo培训

      金华人在“读书”上的名声是极好的。在“三面环山夹一川,盆地错落涵三江”的地理环境里,“考取功名”可能是古时候金华人走出盆地的唯一途径——不怕苦、能吃苦成为金华的一种集体精神。
      
      这从被朱元璋称誉为“开国文臣之首”的宋濂写给自己同乡晚辈马君则的赠序送东阳马生序中可见一斑:“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
      
      但“会读书”的传统,并不妨碍金华——这个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的地级市,成为全国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辖区内的义乌、东阳、永康等县级市里的民营企业数量极多、所覆盖行业非常广。
      
      金华商人们不太喜欢被喊作“老总”,反而更喜欢“老板”这个称呼。在他们的感觉上,似乎只有“老板”,才是“真正为自己打工的人”。
      
      厂子跟着工人跑
      
      和往常一样,这一天上午,在金华信润服饰厂生产车间里,有三四十个工人正忙碌地将布料放在缝纫机上,再把裁剪好的牛仔短裤分门别类地放到桌旁的大箩筐里。没用多少时间,这些箩筐里都装满了半成品。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马建红今年第一次接到因同行倒闭而转过来的订单。“虽说今年的订单比去年要多,但我深深感觉到服饰行业的整体不太景气。”马建红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让她感到忧心忡忡的,是因为人工成本的逐年攀升与招工缺口可能造成的减产。“一些前来应聘的工人,他们提出的新的要求,是我之前那么多年都不太碰见的。”马建红说,例如,除去基本的社会保障福利外,应聘者还非常关心一日三餐如何解决、宿舍有没有空调、几个人一个房间等,“这些对企业经营者来说,都是非常大的成本支出。”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在信润服饰厂的流水线车间里,几乎看不到年轻的“90后”面孔,在流水线上忙碌的身影基本都是“70后”老员工。马建红说,在2015年的时候,一个熟练缝纫工的月均工资大概在3000元左右,但现在平均工资已经涨到了每月4000元~5000元左右。
      
      “‘90后’、‘00后’都不太愿意进入服装生产行业,他们可能觉得互联网公司、电商公司更洋气,现在就只能用‘70后’的工人,我也愿意给他们更多的报酬。”马建红说,他们厂以往来自河南、四川等地的外来劳工人数比较多,但这两年的人数在不断下降。一方面是因为转型,吸纳他们的本地企业用工数在减少,另一方面是收入水平也越来越难吸引他们背井离乡。
      
      用工成本的上升,直接侵蚀了企业的利润。有几家年产值过亿的外贸出口型服饰企业,已经打算将工厂迁往东南亚如越南、老挝、柬埔寨等用工成本仍相对比较低的国家和地区。但对于信润服饰厂这样比较小规模的厂家,并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把企业搬出国,但马建红也开始想办法向国内劳动力成本比较低的地区转移。
      
      马建红说,之前已经将前端工序外包给了山东一家小型代工厂,“那里工人的平均工资每月只要2000元左右。我们把面料和设计好的样板发给山东的合作厂,他们来裁剪和加工,弄好后再拿金华来水洗、敲扣并包装,这样做也是为了保证质量。以前是工人跟着工厂跑,现在是工厂跟着工人跑。”
      
      按照她的预判,发包给人工成本比较低的工厂进行初级加工制造,再运回本地来深加工的模式,估计还能持续5年的光景,“到时候再看看情形,再考虑其他出路吧。”
      
      今年以来,马建红发现,现在上游原材料供货商催款催得比以前急多了,以前货款可以拖3个月很正常,现在是“谁的钱先到,先给谁发货”,只有合作时间超过八九年的老客户才能享受一个月后付款的“优待”。
      
      不过,让她稍感欣慰的是,自己厂子的产品主要走外贸,外国客户还比较好沟通,一两次诉苦后,客户愿意将付款周期从原先40天缩减到30天,甚至15天,“厂子的资金链就没那么紧张了。”马建红松了一口气。
      
      事实上,在这个秋天,同样感到“冷”的还有金华某印刷厂的张姓老板娘。这个在去年销规模突破6000万元的厂子,是她从1995年拿着10万元起家,辛苦打拼了20多年才得来的,一针一线都是张老板娘的心血。
      
      “今年8、9月的订单量,比以往同期都掉得厉害。按照以往的规律,每年9、10月份的价格都会往上走,今年却出现大幅下滑,有点始料未及。”张老板娘说,去年一平方米的盒子能卖7~8元,现在只有6元多,而且价格还在往下掉,但人工价格却在以每年20?右的速度增长,一个熟练的印刷师傅每月工资已经接近1万元。
      
      但印刷行业不可能像服装制造业一样,可以比较简便地将生产环节进行分解加工,张老板娘想到的办法是“利用设备升级”。该厂近期又添置了一台自动捏合机,生产效率能从原来的每小时700个盒子,升级到每分钟700个,整整提升了60倍。
      
      由于需求本来就不旺盛,且提价空间非常有限,印刷厂只能在节省成本上做文章。为了进一步开源节流,老板老板娘一起上阵——老板每天亲自在厂里抓管理,老板娘也干回了业务员。按照他们的估算,单就人工这项,全年可以省出50多万元。
      
      “现在再去说‘有多困难’,其实没什么必要了。我们总归都会想方设法把企业弄好。”张老板娘说,她已经决定自建一条价值1000万元的流水线,配套生产纸张,目前已经交付定金300万元。
      
      这在她看来,是“最后一搏”了,而且必须得赢。
      
      “给我机会,我就敢去飞”
      
      永康,被称为“中国五金之乡”。在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的背景下,一些行业的现状却让人颇为欣喜。
      
      “胡”是当地的大姓,在一个规模不大的厂区里,第一财经记者一次就见到了四位胡姓老板——他们共同拥有一块地。
      
      永康市瑞涵不锈钢制品厂老板胡仁杰带着记者在新落成的厂房里转了转之后,在他宽大的办公室里,给大家沏上了功夫茶。茶叶品相姑且不论,胡老板内心的笃定则溢于言表。
      
      “今年的需求很旺盛,前9个月和去年同期相比,有超过5?提升。”已经在不锈钢杯配件生产领域站稳脚跟的胡仁杰说,他在今年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自己投资300万元,联合几个朋友办了一家自有品牌的保温杯生产企业。
      
      几年前,想着要“起飞”的胡仁杰就看到了自己所处链条的脆弱性。“代工企业是很容易死掉的,很多大厂都向柬埔寨、越南等地区转移生产线,国内订单一旦减少,这些代工企业可能立马就会出现问题。所以必须要做自有品牌。”胡仁杰说,由于之前做保温杯的配件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他于是将新公司定位在中高端产品上,“太高端的话,我们技术跟不上;太低端的话,跑量又跑不过大厂子。适合自己的,永远才是对的。”
      
      用胡仁杰的话说,“我们已经在跑道上跑了这么久了,现在有了这样一个机会,为什么不直接飞起来呢?”这家主要为不锈钢保温杯生产内胆和金属外壳配件的厂子就建在胡仁杰自己的厂区内。
      
      几年前,胡仁杰就和一墙之隔的永康市北海狮工贸有限公司老板胡永松,及另外两位胡姓老板合伙购买了这块土地,厂房面积按股份比例各自出资建造,现在大家都搬进了新厂房。随着近年来当地地价、房价的上涨,工厂厂房价格也涨到了每平方米4000元。
      
      四个“胡老板”,各自经营办厂,过程中或多或少都碰到了资金周转的难题,幸好之前买的地值钱了,于是他们最先想到的是抵押出去获得银行。但是厂房只有“一本证”,怎么分给四个人?这个在其他地区可能不太常见的问题,在永康却是很多小企业主共同面临的困惑——多人合伙购买的厂房,在不可分割的前提下,怎么才可以抵押?
      
      经手这笔业务的金华银行永康支行行长吕一玲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她们多次到企业实地考查,经过法律层面的深度剖析,与房产抵押登记部门通力合作,最终决定以“循环贷”产品予以金融支持,以土地所有人提供担保、厂房顺位抵押的形式,共进行了四次顺位抵押,四个企业依次排序各一次抵押登记,解决购地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这是永康首笔多顺位抵押项目。
      
      吕一玲说,由于当地的日用品、消费品等行业受到经济环境的影响比较小,经过此前几轮洗牌后,目前剩下的诸如上述几位“胡老板”的企业都是很不错的企业。
      
      虽然小日子过得不错,但并不是完全没有压力:招工难、环保要求高等词语,频繁出现在这些“胡老板”的口中。
      
      胡永松的厂子主要是生产儿童玩具滑板车配件的,虽然今年的净利润同比去年增长了10?2?右,但胡永松并没有觉得特别好,毕竟往年利润的增长都能在15?0?右。“我的心态比较平和,既然大家都说难,我还能保持利润增长,应该是满意的了。”胡永松分析说,增速放慢的主要原因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得厉害,做滑板车主要会用到铁、铝等原材料,今年的原材料价格与前两年相比,涨价幅度超过了100?
      
      对于海外市场“需求下降”的可能性,胡永松并不十分担心,在他看来,“需求”总是“东边不亮西边亮”,美国地区的订单可能下降了,但是欧洲及其他地区的订单在增加,为了让利润增长得到保持,胡永松一方面压缩工厂成本,另一方面通过提价的方式,来应对原材料上涨带来的冲击。
      
      与此同时,环保也是一道绕不开的“闸”。“今年以来,很明显的一个感受是,政府对厂房安全正规化,以及环保要求的提高,以前对小微企业不会有那么多的要求。这样的政策是对的,今年我们能够把生产安全、环保检查等工作做好就比较成功了。”胡仁杰说。
      
      因为所处行业不同,面对环保要求时,胡仁杰的“轻松”并没有出现在胡永松的口中,但胡永松也非常认同环保的重要性——本就是本村村民的胡永松,小时候经常去村里的小河钓鱼、游泳,前些年当地不注意环保,小河没办法下水,这些年经过政府“五水共治”,水质重新得到了改善。“我的厂子也在村里,如果不把这事弄好,乡亲父老、左邻右舍都会对你有意见。”胡永松说,环保整治的标配机器最低投入也要30万元,今年他一口气投入了70万元,用于除废水、粉尘过滤等。
      
      让”胡永松们“感到欣慰的是,随着环保督查日趋严格,一些不满足环保要求的家庭作坊企业相继被洗牌,未来,有自己厂房、能够安全生产,并且能够环保达标的企业将迎来不错的发展期。
      
      转型,是需要花钱的
      
      早就看到锅炉行业发展瓶颈的浙江金锅锅炉有限公司董事长吕后明,虽然他的企业目前仍然维持净利润微增的态势,但从2014年开始,他就下定决心提早转型了。
      
      自称没有读过多少书的吕后明,形容自己“胆子很小”。在十年前,因为帮朋友做担保而吃了大亏的他,在此之后胆子变得更小了——企业扩大规模,是每挣到一点钱,才会去投入一点;成片的厂房,也是经过那么多年,一点一点盖起来的。但在一次参观某环保企业之后,吕后明深受刺激,同样的厂房,别人一年竟然可以做到几个亿的产值。那时开始,他终于下定决心要转型。
      
      对于很多对锅炉行业不熟悉的人来说,对锅炉的印象还停留在小学课本里的“瓦特发明了蒸汽机”阶段,而和锅炉打了半辈子交道的吕后明把转型的突破点放在了节能和环保这两大主题上,并且有意识地积累了一批技术人才。
      
      老厂房马上就要搬迁了,在吕后明的老厂房里有一个会议室,整整一面墙都是专利证书。吕后明说,从低端到高端,锅炉行业的发展空间都很大,光锅炉产品就有100多个品种,目前自己的企业尚未在一两个品种中做到全国第一。“这就要求我们继续努力。现在是大浪淘沙,今年很多同行公司倒闭了,随着环保要求的不断提高,锅炉行业必然要改变自己的陈旧技术,未来在节能、环保上有很大的技术改造和提升空间。”吕后明说,但为了转型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首当其冲的就是研发费用。
      
      为了从银行获得,吕后明一口气将厂里“一种燃用生物质型煤的工业锅炉”与“一种低二氧化碳煤粉燃烧器”两项专利发明抵押给了银行。为了获得公允评估机构价格,吕后明与经办的银行工作人员一起跑了好几次北京,最终两项专利获评1700万元。随后,他的锅炉厂从银行获得了480万元。
      
      金华银行授信审批部总经理许炳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他们银行为解决小微企业担保难的现状,推出专利权质押业务,充分激活沉淀资产,以满足企业经营发展过程的资金需求。
      
      吕后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他自己就非常重视专利等知识产权,现在又有银行推出了类似用知识产权作为抵押的业务,那么自己愿意去尝试一下,毕竟所得到的也是用回到生产技术研发上的。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第一财经记者发现,印刷厂的张老板娘是所有受访者中“最会打算盘”的。她在当地某银行有四笔共计2000万元的。2016年时,这家银行在当地创新推出了年审制,对符合条件的企业予年审制入库,到期前通过年审,原本期限为1年的,可以自动续期1年。
      
      由此,张老板娘在这家银行的一年期也自动变成了两年期的中长期。这让她在当时松了一口气,不过转眼一年时间又要过去了,今年又有几笔500万元的会分批到期。如何周转?她想到的办法是先找亲戚、朋友凑一凑,“借的这些钱,并不是高利贷,但也是要付利息的,还会欠人情。”
      
      张老板娘是幸运的,有很多朋友可以在她需要资金周转的时候,伸出援手。但更多的中小企业经营者,依然需要为如何筹集转贷资金而绞尽脑汁。
      
      今年,一系列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措施渐次落地,其中便包含“无还本续贷”。9月21日,在银保监会“进一步提升银行业和保险业服务实体经济质效”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指出,银行业要不断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提前审贷、批贷,以缩短资金接续间隔,要按照新发款的标准进行审核,降低资金周转成本。
      
      金华银行风险管理部总经理助理郑旭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该行去年在“年审制”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出“转贷宝”业务,针对小微企业流动资金到期时,帮助企业缓解因经营收入未及时回款而造成还款续贷困难,降低企业转贷资金成本,“这是我们在‘无还本续贷’方面的尝试。去年底推出该款产品时,只设计针对融资总额在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后来看到市场反响效果不错,今年已将适用范围扩大至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目前‘转贷宝’产品余额已经达到13亿元。”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为了帮助当地轻资产创新型民企融资,金华银行在当地成立了首家科技支行、文创支行和电商支行,来专注专营支持各相关行业的发展。与此同时,政府部门、金华银行及第三方担保机构还共同合作成立科技风险资金池,通过三方风险共担机制,来为当地的初创期科技型企业提供免担保、低成本的融资服务。
      
      相比近年来逐步重视普惠金融业务发展的国有银行,常年做小微金融的地方城商行不断在经营方式和手段上加快创新步伐,以灵活的管理机制、畅通的决策链条来更好地提升自身经营风险的能力和水平。
      
      老板们不愿“喊难”
      
      随着中国经济结构加速调整,中小民营企业在大浪淘沙中,产业升级转型是发展的大势所趋。
      
      第一财经记者在实地采访中发现,大部分民营企业的老板、老板娘们在遇到经营或资金困难时,第一个想到能帮到自己的人不是别人,还是自己。
      
      这种创业初期的实干精神,在过了十几年后,依然是他们做好生意的精神支柱。
      
      中小型民企是中国民营经济中的绝大多数,也是最具活力的样本,当前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金融服务也取得了阶段性进展。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普惠型小微企业余额超过8.9万亿元,同比增长19.8?较各项同比增速高出7个百分点,有余额的户数超过1600万户,同比增加406万户,阶段性地实现了“两增”的目标。
      
      此外,对民营企业的余额目前已经达到30.4万亿元,增长幅度还在不断上升。18家主要商业银行三季度新发放的普惠型小微企业平均利率已经控制在6.23?较一季度下降了0.7个百分点。
      
      采访中,不止一位老板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现在很多银行都能比较方便地解决他们的短期资金融通问题,“我自己十几岁就开始,跟着表叔堂哥们天南海北地跑业务,要是赚钱了,过年回金华,大家高高兴兴分钱;要是亏钱了,日子照样还得过,大不了一切重头再来。自己读的书虽然不多,但懂得要老实做人、踏实做事的道理一点都不少——好好做生意、借的钱要还,这些都是起码的。”有金华老板说。
      
      金华,因其“地处金星与婺女两星争华之处”得名,古称婺州。一条婺江源远流长,贯穿整个市区。
      
      在第一财经记者到达金华的当天,婺江边上有一家家具店刚刚开业,店里播放的一首歌吸引了记者。男歌手唱到:“究竟受多少伤才能无视痛楚,究竟走多少路才会回到最初,谁能告诉我那奔腾的迷惘与骄傲,是否就是我心底永隔一世的河流……”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