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2阅读
  • 0回复

迷途大考!每经记者全国11城直击ofo收缩与困境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黄佣掠
 

{url}

      
      从北京大学校园内400份共享计划,到如今对外宣称连接超过1400万辆单车,短短3年时间,ofo小黄车急速生长。正如联合创始人之一张巳丁在一场演讲中所言,ofo三个字母组合在一起“就像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不断向前飞奔”。
      
      
      
      或许是骑行中风大迷了眼,ofo渐渐失去对路线的控制。问题首先暴露在供应链上:每日经济新闻在今年7月曾报道ofo的一家智能锁供应商因被拖欠服务费决定暂停对ofo的服务,而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因拖欠货款等问题,ofo已多次被物流方和自行车供货方推入法庭。
      
      随之而来的是部分消费者押金退出不畅,第三方数据平台显示,今年8月起,针对ofo的投诉量大幅增长,到11月达到最新峰值。近期,ofo将退押金期限由最初的秒退,延迟至15个工作日。
      

      
      ofo收缩战线的消息也不断传来,“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终成难以维系的理想主义。单是应对国内市场已让ofo力不从心,“跑路”传言几度被ofo斥为谣言,但仍传播不止。
      
      ofo到底发生了什么?各地运营状况如何?消费者如何看待小黄车?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杭州、成都、武汉、南京、西安、济南共计11座城市,力求呈现小黄车当前运营状况,直击ofo的收缩与困顿。
      
      在实地走访过程中,记者发现ofo多地都出现了近期办公地迁址的情况,“租约到期”显然不能解答疑问。而小黄车投放量明显下滑,街头破损车辆缺乏维护几乎是在每个城市的通病,而一句“人手紧张”显然不能安慰押金难退的消费者。
      

      
      ofo位于北京的总部,由原来的四层办公区压缩至与其他企业共享一层;ofo南京由原来的独立办公区迁至共享空间;ofo杭州原办公地“人去楼空”且被指物管水电费未付清;ofo西安搬进了老旧居民楼,济南正在寻觅搬迁新址……
      

      
      同时,ofo多地投放量大幅下滑。ofo方面人士向记者证实,目前ofo在上海的投放量较高峰时期减少40?西安市交通局提供数据显示,ofo在西安的投放量较初入市场时下跌25?
      
      “ofo运营一切正常。”ofo方面将此作为“金钟罩”,挡回一切质疑。这就像将自己隔离成一个孤岛,外界愈加累积的不信任像咆哮的海水,每一次撞击都让ofo回缩一点,但人们仍期待ofo走出来的那一天,毕竟它曾是乘风破浪的少年。
      
      扫码从H5看全面报道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