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韦英语暴雷背后,牵出场景分期漏洞困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熊玉琲
 

游戏


      
      文|锌财经,作者|周雄飞,编辑|叶丽丽
      
      英语培训机构韦英语崩盘了。
      
      据锌财经了解,10月10日开始,韦英语在北京、上海、成都、深圳、南京等地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关店潮,有媒体探访北京和上海等地韦英语校区,发现早已人去楼空。
      

      
      韦英语创立于1998年,在国内和美联、英孚、华尔街并称为“英语培训四巨头”。
      
      目前,韦教育已在全国60个城市开设近200家培训校区。韦教育对外宣传称,其累计学员数量超过30万人,并没有披露在读学员数量。但根据目前部分分部学员的数量预测,其在读学员至少数万人。
      
      就目前韦英语暴雷之后,虽然韦英语表示将会已和其他机构协商好接纳方案,并在教育局完成了备案,承诺将妥善处理好学员问题。但还是有很多学员将面临着既上不了课,又退不了钱的双重困境中。
      
      而选择分期付款的学员,则面临着不得不继续还款的局面,教育分期的风险再一次显现。
      
      韦英语暴雷之后
      
      据媒体消息,10月8日晚9点起,韦英语国贸门店将停止运营。而到了第二天,该机构在北京的7家门店已经全部停止运营。同时,在成都、天津多地出现了陆续关店的情况。
      
      资金链断裂后,很多韦英语的员工无法拿到工资。华夏时报援引韦英语北京国贸门店工作人员消息称,“8月的工资只发了2200多,9月的工资应该无望了”。
      
      此外,韦英语上海总部员工对媒体反映,公司出现拖欠工资长达2个月的情况。
      
      英语培训机构主要是通过招收学员,收取学费进而盈利,对此韦收的并不便宜。
      
      几位成都韦英语学员对媒体表示,成都三个门店总学员人数大约在800-1000人左右,牵涉的学费金额至少达到了2000万。另一位上海的学员也对媒体表示,上海韦很多学员的学费金额都在35000元以上。
      
      收了这么多学费,为什么还会发不起员工工资,钱都去哪了?
      
      其实,像很多教育机构一样,韦英语也“热衷”于扩张。2006年,韦英语进入广州,而到了2013年,在广州已经有7家分校,该机构课程顾问涂晶晶对媒体介绍称,在7家分校中,第一家分校到第二家,期间经过了一两年时间,反而是最近一两年新开得比较多。另据企查查数据,截止目前,在上海总部名下的其他韦英语分公司有79家。
      

      
      同时在激烈的竞争下,韦英语也在线上线下密集地打广告。
      
      除了开店和做营销,韦英语的创始人们还开拓了几十家公司,这些都需要资金支持。
      
      根据天眼查的数据,韦英语的运营主体为上海韦教育培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高卫宇,董事兼总经理为高征宇,高四海为副总,三者在业内被称为“高家三兄弟”。
      
      而在这“三兄弟”名下一共拥有183家公司,其中高卫宇名下有95家公司,高四海有60家,高征宇有28家,多涉及韦英语相关业务。据天眼查数据,高卫宇在一家名为“上海雅书友会有限公司”的公司中担任股东,投资比例为9.60%。
      

      
      因此,随着疯狂扩张、营销费用的大量投入和公司高层开拓更多公司,让公司资金流逐渐走向入不敷出的局面。
      
      而为了让更多的资金流入,韦英语选择了金融分期,而此举也把众多学员送进了深渊。
      
      培训分期贷“陷阱”
      
      据锌财经了解,韦英语的课程价格几乎都在上万元,其主营课程针对的主要是成人,大多数都是已经工作的白领,这些人的支付能力较强,给韦英语贡献了大量学费。
      
      但是,随着公司的扩张,学员中也出现了很多大学生或者大学毕业不久的学员,面对如此高昂的学费,就出现了不少学员无法全额缴纳学费的问题。此时,韦英语的一些课程顾问就会诱导学员从金融机构分期来缴纳学费。
      
      有媒体报道,与韦英语合作的金融机构包括度小满、招联金融、京东数科等金融机构。这些金融机构和韦英语合作的分期产品期限均为1-2年,件均额度通常在3万元左右。一位韦英语合作金融机构人士对媒体透露,从目前已经出现问题被曝光的韦英语门店来看,总体涉及金额已经过亿。
      
      据成都商报提供的多位网友提供的韦英语学费记录表显示,其中成都一家门店的25位学员中,只有4位学员全款支付学费,12位选择了金融分期产品(后经学员证实此为度小满的有钱花),分期订单的数量占比达到80%。
      

      
      “不还又要上征信,退费又遥遥无期。”韦英语学员雪莉对媒体这样表示。她是成都地区的在校学生,她缴纳的学费超过2万元,昨天刚刚被通知门店关闭,此前通过京东白条支付了大部分费用,虽然跟京东白条方面协商过终止,但并未成功。而像雪莉一样的学员,还有很多。
      
      韦英语种的“苦果”,不仅让学员“尝”到了,也让与其合作的这些金融机构无法淡定。
      
      可以预见的是,很快,在这家全国排名前四的教育机构享受不到服务的学员,会让韦英语的数亿分期资产,出现一批集中逾期。
      
      风险损失只是其一,如果将集中逾期的记录上传央行征信,更多持牌金融机构都牵涉其中,下一步势必将引发政府和用户的进一步监管和投诉。
      
      场景分期该背这个“锅”吗?
      
      此事一出,网络上很多声音将“锅”甩给了培训贷,也就是教育场景分期。毕竟之前出现过臭名昭著的大学生“校园贷”等事件。
      
      教育分期场景的风险,并不是第一次爆发了。
      
      早在两年前,一度占领教育分期七成市场的度小满就发生过多次如深圳天瑞地安、国信清软等合作培训机构跑路的风险问题。
      
      而这个问题到今天再次重演。
      
      在教育分期行业中,这些金融机构虽然有“AI、人工智能、金融科技“的等标签加身,但只要落在业务上,不管是B端欺诈风险管控,还是针对B端的经营风险管控,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对于这个漏洞,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对此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但这一点在金融机构和培训机构中几乎都没有得到履行。
      
      “我们给放款3个月的,别的金融机构放12个月甚至更长的,韦这样的头部培训机构就不跟我们玩儿了,他不接你的分期产品你没有量啊。”一位金融机构从业者对媒体这样表示。
      
      就这样,最初建立的规则,最终并没有多少人遵守。
      
      同样的故事,其实在医美、租房场景也多次上演,在市场份额的争夺中,很多玩家选择这种方式迅速扩张,但暴雷后,为此买单的只有消费者。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