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2阅读
  • 0回复

股东榜“藏龙卧虎” 汇源通信资本暗战隐现大佬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琦含蕊
 

乐诚棋牌

      拔出萝卜带出泥。汇源通信曝出内讧后,资本弈愈发激烈。
      
      分歧被一次次摆上桌面。近日,汇源通信董事会换届出现诡异插曲,持股仅4?小股东临时推选的董事人选,竟然“挤掉”了大股东蕙富骐骥推荐的候选人。
      
      以“奇兵”姿态出现的小股东杨宁恩系圣莱达(现名“*ST圣莱”)原实际控制人,本次逆袭背后有盟友鼎力相助。上证报记者调查获悉,在汇源通信前十大股东榜单中,还潜伏着另两大资本阵营——三安集团旗下的晟辉投资和疑似东山精密实控人袁永刚,这两张脸孔亦一同亮相元力股份股东榜。
      
      从几次股东大会投票分歧可见,“汇垠系”旗下蕙富骐骥对汇源通信掌控力削弱,幕后多方资本已结盟争夺话语权。或是基于这种复杂局面,交易所在6月12日向汇源通信发出的年报问询函中,再次追问前十大股东之间的关联关系。
      
      盟友襄助“奇兵”逆袭
      
      6月11日,围绕汇源通信董事会换届选举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各路资本的明争暗斗再度上演。
      
      按原计划,蕙富骐骥代表的“汇垠系”本欲主导汇源通信新的董事会。不过,就在股东大会召开前夕,持有汇源通信4?份、之前一直“场外观望”的杨宁恩5月31日突然提名张锦灿作为董事候选人。同一天,上海乐铮也临时提名殷超为汇源通信董事会独董候选人。两项提名看似突然,但事后来看双方皆是有备而来,其核心目的是制衡“汇垠系”。
      
      汇源通信6月12日披露的股东大会决议显示,各方阵营在董事人员选举上争夺尤为激烈。因换届采取累积投票制的表决方式,大大增加了其中变数。
      
      明细分析来看,在非独立董事选举表决上(四选三),“汇垠系”为使其推举的何波、黎雯当选,将1.2亿股平均分成两份,分别投给了何波、黎雯。不过,在累积投票制的规则下,除了杨宁恩投票支持张锦灿外,根据投票结果可见,汇源通信第三大股东晟辉投资也将全部选票投给了张锦灿。结果,蕙富骐骥虽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但平均分配票数的战略最终仅令何波当选董事一职,黎雯落选。在晟辉投资、杨宁恩的合力之下,突然“杀出”的张锦灿获得了一个董事席位。
      
      独董选举同样竞争激烈(三选二),“汇垠系”为确保其提名的杨贞瑜当选,将全部选票都投给了杨贞瑜。殷超除获得上海乐铮的支持外,投票结果显示晟辉投资同样投出赞成票。不过由于其他持股量较大股东未参与投票,杨贞瑜最终当选独董,陈坚、殷超因得票未过半数落选。
      
      从上述投票过程不难发现,“汇垠系”一直处于孤军作战状态,晟辉投资则是其坚定的“反对派”,先是投票支持杨宁恩提名人选,随后又投票支持上海乐铮推选的独董人选。诡异的是,6月11日股东大会当天,汇源通信股价涨停。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5月举行的年度股东大会,晟辉投资也曾对明显利好“汇垠系”的相关议案投出了反对票。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尽管不知晟辉投资幕后动机何在,但可以明确的是,其反对“汇垠系”主导汇源通信运作。
      
      “伏兵”中隐现资本大佬
      
      逆袭事件,反衬出汇源通信资本暗战之激烈。
      
      那么,持有4.04?份的关键人物杨宁恩是何许人?其系圣莱达(现名“*ST圣莱”)原实控人。2015年,杨宁恩通过多次减持累计套现30多亿元,将圣莱达控股权予“星美系”覃辉,并在当年7月举牌汇源通信,后有小幅减持。
      
      可见,入局甚早的杨宁恩此前应与“汇垠系”及其他股东没有牵扯。本次突然“登台”,很可能是幕后资本合力推动的结果。上证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集结于汇源通信的各路资本能量超乎想象。
      
      与杨宁恩同声共气的晟辉投资亦来历不凡。资料显示,2016年3月29日,晟辉投资首次买入汇源通信股票,至7月19日共增持967.23万股构成举牌,此后持股未有变化。
      
      工商资料显示,晟辉投资的控股股东为福建三安集团,实际控制人为林秀成,旗下拥有上市公司三安光电。三安光电现任董事长为林秀成之子林志强。而据公开资料,蕙富骐骥“金主”珠海泓沛基金的合伙人名单中就包括林志强,其个人出资2.2亿元,是该基金最大的单一出资人。知情人士对记者透露,这位林志强就是三安光电董事长。
      
      有趣的关联不止于此。据查,汇源通信今年一季报中的第七大股东袁永刚,于2016年四季度进驻,持股比例为2.03?一直未有变动。
      
      巧合的是,袁永刚和三安集团均为元力股份的重要股东。2016年7月,元力股份大股东王延安以3亿元对价向袁永刚转让1407万股,占总股本的10.35?据披露,袁永刚系东山精密实际控制人之一。3个多月后,王延安又作价5亿元向三安集团转让8.0474?股份。彼时,三安集团旗下晟辉投资已提前潜伏,持有元力股份4.14?股份。目前,三安集团及晟辉投资合计持有元力股份12.67?股份。
      
      从前述资本勾连看,汇源通信的股东袁永刚,极可能就是东山精密的实际控制人。
      
      再看汇源通信股东榜,2016年三季度进驻、精准止步举牌线的第四大股东“金长城5号”资管计划、今年一季度新进的“刀锋1号”等蒙面股东,又是否代表了某方的资本阵营?
      
      监管部门对此已有觉察。6月12日,深交所披露的针对汇源通信的年报问询函中,要求公司在向前10名股东函询的基础上,说明股东之间是否存在一致行动或者关联关系。
      
      实际控制权摇摆
      
      那么,究竟蕙富骐骥与其他股东有何利益冲突?
      
      汇源通信此前回复关注函时披露,在股东大会上对公司章程修订议案投出反对票的股东,对公司大股东及现任管理层不满,称:“公司董事会对资产重组事项不积极推进,对乐铮要约收购不表态,侵害中小股东利益,以投反对票方式表达不满,希望引起重视,推动改进。”由此看来,反对方很可能希望通过本次董事会换届,获取对上市公司的话语权和主导权。
      
      汇源通信6月13日还公告了一个插曲。6月12日,公司董事会选举何波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但杨宁恩推选的董事张锦灿投出反对票。
      
      一个关键且一直被监管部门追问的问题是,究竟谁是汇源通信的实际控制人?据公开资料及回复公告,汇垠澳丰是大股东蕙富骐骥的普通合伙人,也是有限合伙人平安大华资管的投资顾问。据此,汇垠澳丰一直称自己实际控制蕙富骐骥。但按北京鸿晓的说法,汇垠澳丰只是一个通道,作为珠海泓沛的执行事务管理人北京鸿晓才是操盘者。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15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蕙富骐骥首次承认“对上市公司控制力减弱”,称公司虽然是汇源通信的控股股东,但在重大重组事项表决上仍然不具备绝对控制力。蕙富骐骥还表示,上市公司董事会自行聘请方程担任总经理以及聘请梁林东担任财务总监,蕙富骐骥未参与决策以及公司的实际经营管理,“故蕙富骐骥对上市公司有重大影响但不具备控制力。”本次董事会换届又“落选”一名董事,“汇垠系”的掌控力再临考验。
      
      资本竞逐之下鹿死谁手?这出大戏还远未到落幕的时候。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