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65阅读
  • 0回复

暖新闻“卖报奶奶”去哪了?端午节前,一包白米粽子引出暖心故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纳喇易巧
 

分分彩平台

      交汇点讯 “端午节就要到了,这是我和女儿亲手包的粽子,拿来苏警官尝一尝。”13日上午,在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新街口派出所内,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和一位民警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许久没有松开。这位老人正是让许多南京人感动过的原鼓楼广场“卖报奶奶”。半年前,陈奶奶不再卖报的消息牵动了许多人。老人家去哪了?靠什么维持生计?如今,一包朴实的白米粽子,让这背后的暖心故事浮出水面。
      

      
      用心为善
      
      民警让“卖报奶奶”安享晚年
      
      在南京待过一段时间的人都知道,鼓楼广场的“卖报奶奶”曾是感动南京城的知名人物。老人姓陈,今年已经84岁,老伴于2007年去世。为了给女婿治病,家里欠下了高额债务。为了减轻女儿还债的压力,陈奶奶从62岁就开始卖报纸,无论寒冬酷暑还是风霜雨雪,这一坚持就是20几年。
      
      老人的事迹曾感动了无数网友,在看了去年10月份的一篇报道之后,新街口派出所的民警苏颂和朋友丁先生深受感动,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帮陈奶奶一把。
      

      
      身为刑警的苏颂考虑问题相当缜密,经过调查他了解到陈奶奶其实有退休工资,但老人和女儿的工资全部用来按月偿还多年来所欠的债务了。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老人的问题,2017年10月20日,苏颂把陈奶奶接到了派出所,和她女儿的两个债主以及资助人第一次就资助方式、金额进行了讨论,在派出所调解员刘建华的见证下,他们就老人女婿治病所欠下债务尾款金额一笔一笔核算,最终核对金额为166000元。而根据老人每月卖报卖杂志收入粗略核算,决定一个月资助老人3000元生活费,用于老人安度晚年。
      

      
      10月20日当天,资助人丁先生当场给了老人1万元,买下了全部的报纸杂志。24日所有人又再次来到新街口派出所签下协议,约定陈奶奶有生之年,每月将得到3000元资助。
      
      此次陪同母亲一起前来送粽子的的张银秀表示,对于这样一笔资助,她们全家都非常感谢,“债务我和我母亲的工资可以一点一点地偿还,有了这笔钱,母亲就不用再担心生活费用而外出奔波了。一直以来很多人都对我们伸出了援手,但是从根本上长期性地帮我们解决了问题的,就是苏警官和他的朋友。”
      
      “以前无论是下雨下雪,我都要出门卖报,有了苏警官的帮助之后,我总算过上了安逸的晚年。”陈奶奶告诉记者,现在的她,还是最喜欢到鼓楼广场一带转转,因为那里有许多令她温暖的回忆。
      

      
      这个民警不简单
      
      曾成功侦破全省首例校园手机贷案
      
      除了拥有一颗柔软的善心,苏颂在同事们眼中还有许多面。“铮铮铁骨,敢打敢冲。”在新街口派出所副所长吴明森口中,苏颂是那个只用25分钟就让女贩哭着主动交代情况的优秀刑警;“求真务实、踏实苦干。”在苏颂的徒弟王希眼中,一件件成功告破的案件,无不浸透着师父的汗水。
      
      从警7年,破获案件数百起,最令苏颂印象深刻的是校园手机贷诈骗案。“这是目前为止我处理过的间隔最长的一起案件,从2012年横跨2017年,但是抓获12人批捕12人令我非常兴奋。”
      
      据了解,2016年1月底,新街口派出所和梅园新村派出所陆续接到大学生报警,称因兼职做手机分期付款被骗。经警方梳理共125名大学生遭遇了类似情况,涉案金额250万元。经侦查,警方将本案12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捕到案,发现他们是一个团伙,身份涉及手机店长、公司业务员等。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本案受害人为在校大学生,如果有不良信用记录,以后步入社会将会在各个方面都受到不良影响。为此,苏颂多次和信贷公司负责人交涉,达成共识结案后不再向学生追缴,消除了对受害人的不良影响。而此前产生的不良记录在判决书下达后,受害人可以前往人民银行自行消除,很多大学生对此感激在心。
      
      “师父白天处警,晚上做材料,100多名受害人,近30本卷宗,都浸透着师父的心血。”据了解,该案是全省首例告破的校园手机贷案件,事后很多外省单位前来取经。
      

      
      对工作“多一点”
      
      对家人却总“少一点”
      
      “一年365天,不那么忙的时候他每四天值一次班,也就是说一年至少有三个月在单位,这还没算上加班、出差。以前也委屈过、抱怨过,现在我想开了,虽然他在家的时间少了一点,但只要他能平平安安回家就好。”为了更好地照顾家庭,苏颂的爱人朱凌多次更换工作。
      
      刑警抓捕或执行各类任务时,难免会有受伤。以前,朱凌总会因为心疼而问这问那,苏颂又总会怕爱人担心而遮遮掩掩,夫妻俩为此没少斗气。“他要是受伤了,基本上就是能藏则藏,不让我知道。有一次,他出差回来,我看他洗澡半天不出来,进浴室一看,他正在自己处理腿上的伤口呢,疼得咬牙切齿的,就是不敢吭声,怕我发现。”后来,朱凌渐渐懂得了苏颂的“遮掩”,“这不是我们俩交流少了,而是我们更加理解对方了。”
      
      4年前,为了方便随时回所兼具照顾家庭,苏颂把婚房租出去,租金用来在派出所附近租了一套不到60平方米的小房子住。
      
      “当时就觉得苏颂关心家人比关心工作少,什么都以工作为重,连住的地方都要靠单位近一些才行。”不过朱凌现在觉得住得离所近挺好的,“他忙起来三餐不规律,我和婆婆会经常做点热汤热菜给他和中队里的同事们送去,多少能照顾点。”冬天的鸡汤夏天的凉面,中队里单身汉和小年轻们没少蹭苏颂家的美味。
      
      在新街口派出所所长张骑看来,苏颂和他朋友的善举虽然没有惊天动地,但是温暖感动了很多人。用心为善所起到的社会作用,远远超过了那每月3000元的意义。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