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65阅读
  • 0回复

被爱深深伤过的人,再恋爱时,会有这种心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乌鸿光
 

三明不锈钢水箱

      曾经被伤过多深
      
      再爱就有多小心
      

      
      晓路第一次爱上一个人时,心还如明镜一般清澈,透明,无暇。那种爱,并无章法,却倾尽了所有力气。热情,忠贞,深情,专注……
      
      她把这些深情,全都写成了文字,从第一次见到他的心跳,到后来收到他的信。从最初以朋友之名的嬉闹,到最后以恋人之心对视。
      
      一点一滴,一分一秒,只要跟那个人相关的,全都被晓路当成珍宝,一字不差记录下来。甚至连他和别的女孩说句时,自己心里的波澜起伏都记下来了。
      
      不过他们恋爱的秘密,只有她和他知道。在那个还不能公开的地方,他们一边假扮同事,一边默默在人群中投过去关注和温柔的目光。原本是一段美好的办公室恋情,可是爱情里面总会有许多但是。
      
      那个她十分信任的人,有一天突然背离了她。只因同公司还有别的女同事追求他,追求也就罢了,重点是当着他的面中伤晓路,编造子虚乌有的罪名,把污水泼到她身上。
      
      那个男人动摇了,那个男人嫌弃晓路的伤春悲秋了,那个男人投身到另一份火热开朗的大胆的爱情里。将那个只会在远处递过来一个又一个明亮眼神的晓路放弃了。
      
      不光如此,在波及到他利益的时候,他公布了她写给他的信,她写给他的日记。
      

      
      晓路像被人撕掉了面具,面具后面的脸,尽是瑕疵和慌乱,尽是卑微和无地自容。那个男人,是她的上司。一瞬间,她变成因为利益而觊觎上司的不堪人物,变成了不自量力的可悲人物。
      
      她看到上司和那个同样比她级别高的女孩站在一起,他们珠联璧合,他们门当户对,他们是男神和女神。而自己,是个初来乍到的穷酸实习生,怎么敢有那样的非分之想呢?
      
      晓路恨死自己了,她是什么时候对他那么信任的呢?是他抛出意味深长的微笑时吧?是他借工作之名频繁送她回家的时候吧?是他婉转夸奖她很聪慧很好看吧?
      
      原来一切不过是消遣而已,一切不过是他闲时的戏。他说过的那些美好的言语,也不过是应对场景而已。骨子里,他是瞧不起她的。于是当公司更高层的女神抛出橄榄枝时,他瞬间就把自己撇得清清楚楚,营造出一个实习生迷恋上司所以穷追不舍的故事。
      
      晓路在这样的故事里,惹来众多回头的目光,如针尖麦芒扎到她身上的每个地方。特别是心脏,痛到无法呼吸时,她蹲下身去,环抱自己,咬破嘴唇告诉自己:所谓爱情和男人,都不可信。
      

      
      她打包行囊,落荒而逃,离开那个公司,离开那个城市,辗转多年。爱情是她想触及又不敢触及的难题,是想爱又不会爱的困扰。她像是中了咒语一般,在那段伤害里挣扎。表面上看一切正常的她,其实从来也没有真正解脱过。
      
      她连自己都无法相信,只能短暂相信一个又一个瞬间,却从来不敢碰触永远。她的小心翼翼,来源于第一次全情付出又全盘皆输的打击。她曾困惑地问我:“这样的我,是不是应该孤独终老,谁也不要?”
      
      我无法回答她的这个难题,唯有希望有个人,不管她如何作,也在她身边不肯走。晓路听到这个时,凄然一笑。末了她说:“不会有那样的人,因为我会把他们都赶走……”
      
      想安慰晓路几句,终究没找到合适的语言。爱情里,一人有一人的症结,一人有一人的劫。
      
      晓路的劫,是最初的信任被粉碎,能打破那个咒语的人,唯有她自己。或者说,会有那么一个人助她一臂之力。
      
      「文丨萱小蕾,笔名漠泱。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