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怎么成金厦通水?台媒乌龙背后,是“被遗忘的泉州”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支鬃饰
 

{url}
      原标题:怎么成厦门向金门供水?台湾媒体“乌龙”背后,是“被遗忘的泉州”
      
      8月5日,福建向金门供水工程通水现场会在福建晋江举行,与此同时,金门当地也举行通水见证仪式。在大陆和金门方面的共同努力下,历经二十余载,终于实现两岸”共饮一江水”。此前台湾当局陆委会曾要求金门方面延缓通水仪式,所幸金门县政府以民生为重,排除政治干预,为大局冷清的两岸关系注入暖流。
      
      “金厦通水”实为“引晋入金”
      
      美中不足的是,两岸部分媒体对此事的报导出现明显偏差。此项工程两岸协商多年,由福建省政府、福建省水投集团等及泉州市晋江市(晋江属泉州县级市)与金门县具体接洽,最终确定由晋江龙湖抽水,经晋江围头湾出海口输往金门。若需简称,自应采“泉金通水”“晋金通水”、“引晋入金”等说法。
      
      然而,包括一些知名大报在内的台湾媒体上却随处可见“金厦通水”“厦金通水”,有些甚至标题直接写“金厦通水”,若非粗心大意,便属地理常识匮乏了。
      
      新加坡联合早报就注意到这一细节引发的民间争议,在报道中以“‘金厦引水’实为‘引晋入金’”为小标题指出:“台媒多把金门的引水工程称为‘金厦引水’,但实际上水源来自对岸泉州晋江流域,铺设水管的地区也与厦门无关。 ”
      
      “被遗忘的泉州”
      
      媒体是社会认知的具象,事实上,当下台湾只知厦门不知泉州,或对泉州、厦门“傻傻分不清楚”,误以为泉州或晋江属于厦门的大有人在。在大众传播层面,也有厦门取代泉州成为“闽南”代名词的趋势。
      
      细究起来,泉州是台湾人的重要祖籍地,与台湾有着深厚的血缘及文化联结。众所周知,台湾“本省闽南人”大多于明清开始自泉州、漳州迁台,构成台湾社会的主体。如今,由泉州迁台的香火绵延不断,人们不论在台北龙山寺,或是鹿港天后宫和三峡清水祖师庙,都能看到两岸泉州人在这座岛屿上留下的印记。而“爱乡土”的闽南移民常常聚族而居,保留原来的风俗,也把家乡的名字带到新土地。有媒体统计,假如台湾出版一本“乡村花名册”,那将会有9个泉州、4个安溪,两岸同名的村落、庙宇在泉台两地更是数不胜数。
      
      笔者曾在一次在嘉义学长家中做客时,惊喜地发现当地有一个和泉州晋江“东石镇”同名的“东石乡”。后来才知,两岸东石的确本是一家,有实实在在的宗亲关系,近来随着一些台湾宗亲回乡溯源,两岸族人之间也逐渐往来热络起来。
      
      2015年,在台湾嘉义的晋江东石镇黄氏宗亲便组团回乡祭祖。当时,嘉义市黄氏宗亲会会长黄国荣说到:“在我小时候,就听祖辈人提起过根在福建晋江。”而“闽台两东石”之间还有“数宫灯”的习俗,如今已是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第十个年头。今年3月就有三百多名台湾乡亲到晋江东石镇,与大陆乡亲“同数一宫灯”,共度元宵佳节。
      
      这次从大陆引水的金门和泉州之间的关联自不必说,历史上金门与泉州有着密切的血缘联结与隶属关系,至今在大陆行政区划下仍属泉州市。曾听一位政大学长提及,他在金门时问过当地一位老人,你们讲的闽南话是泉州话还是漳州话?老人还略带童趣地答:只有泉州话。
      
      也正因此种深厚的历史文化联结之下,笔者在台期间对于当今台湾人对泉州的缺乏了解感到惊讶。曾有台湾同学问笔者:“泉州是城市还是乡下?”也不乏台湾年轻友人听我说起泉州、晋江的时候似懂非懂地说:“喔,是不是在厦门?”而能够清楚、了解泉州,乃至厦漳泉之间关系的,要么是真正曾“回乡溯源”,通常年龄较大的长辈。再来便是知识水平很高,也十分了解大陆的文化人了。
      
      闽台民间纽带有待盘活
      
      台湾人的“知厦不知泉”, 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泉州””漳州”这些曾在台湾历史上占据特殊地位的概念,已在当代台湾社会逐渐失去现实内涵,出现历史与现实的断层,这也凸显当今台湾社会对大陆的认知结构中历史与文化面向的匮乏。
      
      如今,即使当台湾年轻人谈起祖籍是泉州的时候,往往指的是抽象的历史概念而非现实的泉州。毕竟,他们或许去过同样邻近的厦门,却多半未曾到过泉州,自然缺少感觉。当今泉州虽是福建经济龙头,却因行政层级受限及自身政策偏好,缺乏与经济实力相称的文化影响力及城市知名度。这种“软硬不均”的客观事实,也大大降低了泉州在大陆及台湾两岸的存在感,限制了自身丰富历史、文化资源的有效发挥。
      
      而厦门在城市形象建设上显然更有一套,又因经济特区的地位和地理上的邻近,对台湾人产生吸引力,同时善于对接及经营“闽南文化牌”,反倒能将泉、漳原有的资源优势“借花献佛”。
      
      的确,目前台人赴陆,呈现明显的经济理性。台商投资最大,发展最好的区域并非隔海相望的福建。台青西进,也偏好“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而同在海西,比起低调的泉州,光鲜的厦门成为两岸交流的第一线,自为更多台湾人所知。台湾人在厦门看到泉州的郑成功、吃到泉州晋江的土笋冻,以为泉州、晋江属于厦门,乃至闹出”金厦通水”的笑话,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这种两岸乡亲之间淳朴、实在的情感连接也正是两岸交流目前所相对欠缺的。或许今后,我们应该给予这些外表未必“高大上”,却天然、接地气的两岸民间交流以更多的关注与重视。泉州、漳州这样的闽南历史名城与台湾之间的民间纽带,还有太多值得挖掘、盘活的空间,若受城市客观条件所限,实属可惜。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